【詠物誌】最.蔡瀾的獅子山行草

编辑:小豹子/2018-04-28 15:35

  人家寫書法不是抄抄經就是臨古詩,蔡瀾懶理傳統,肆意揮筆寫他的狂妄「蔡體」和過癮對聯。「又如何」、「風流快活」、「何必活得那麼辛苦」、「三姑六婆真討厭,八公九叔好麻煩」、「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怨古人」,還有為悼念已故鬼才老友黃霑而寫的「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獅子山下」及「滄海一聲笑」歌詞,字體像其人瀟灑,浮沉俗世只記今朝。即日至4月3日,他在中環長江中心「榮寶齋」舉行「蔡瀾蘇美璐書畫聯展」,60幅文字,配合他的御用插畫師蘇美璐60幅畫,老友倪匡和鍾楚紅都來撐場。「每次我都先看她的畫,總覺得畫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比文字精采。」蔡瀾豪情自嘲。

  蔡瀾師承馮康侯,一見比他年輕的七歲的禤紹燦便恭敬叫師兄。當年馮康侯的小兒子不幸去世,才肯再收兩名徒弟,一是禤紹燦,一是蔡瀾,並自嘲「失了一個,得了兩個」。他討厭「業精於勤荒於嬉」之類的說教,自命效發畫家丁雄泉的率性作品先夠型,自己寫得過癮,別人看得開心,是他從藝的態度。黃霑著有鹹到出汁之成人讀本《不文集》,蔡瀾也有他的風花雪月結集系列《一樂也》,寫到《十樂也》後,便開始寫《一趣也》。

  我最愛他的「思君令人老,努力加餐飯」;「狠狠地過每一天」;「天不管地不愛,酒館飯館,瘋也罷笑也罷,吃吧喝吧」;「愛咋咋地」是北方土話,意思愛做就做。蔡瀾說,向他求字的多是餐廳,順便厚着臉皮寫一些輕鬆字詞,讓大家開心吓,書法展結尾索性放了「可懸酒肆」四個字,神來之筆。

  蔡瀾最喜歡元朝四大家之一的吳鎮所寫的《心經》,展覽也臨摹了一張,筆勢遒逸;他同時又寫下李白記「床前明月光」的《靜夜思》。「要寫最簡單、誰人都懂的詩詞,大家才能讀懂草書每個字。原來李白寫這詩時只有26歲,多有才華。」蔡瀾笑說。

  蔡瀾與「榮寶齋」由製作《用心》二字的木版水印而結緣,去年底於「榮寶齋」北京展覽廳舉行了行草展,作品全部售罄。蔡瀾於是再接再厲,今年轉在香港榮寶齋再來一次。看他的鬼馬行草能感受他的豪邁奔放,一幅幅笑看風雲湧。

  「人家問我學書法幹嗎?我答:在街邊擺個檔寫揮春,也能賺幾個錢,哈哈。」展場的確有他的「潤例」,展覽期間他會即席揮毫,商業招牌每字十萬,自選詩詞每幅兩萬,我笑他:好過印銀紙。

  人到暮年,學蔡瀾話齋:「愛咋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