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产值最高,电竞用户最多,广州电竞产业如何弯道超车?

编辑:小豹子/2018-06-23 14:28

  

  

  

  5月11日,《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总决赛在广东工业大学体育馆举办,观众热情高涨。

  

  5月13日,暴雪旗下、国内由网易代理的竞技游戏《守望先锋》次级联赛全国总决赛在广东工业大学体育馆举行,场馆内座无虚席,观众热情也丝毫不输热门的传统体育赛事。这是广州第一次举办大型电竞赛事线下赛。广州的电竞产业正在复苏。

  广州富力于2017年6月成立了电竞俱乐部。今年年底,琶洲将崛起一座预计占地1200平方米、层高10米的电竞馆,可以满足A级赛事要求。尽管广州电竞产业迎来了新一轮发展机遇,本地企业也在积极布局,不过值得关注的是,电子竞技作为一种新兴的体育竞技门类,发展时间尚短且有很多特殊之处,为企业发展留下了不少风险。

  曾经沉寂

  电竞用户最多,却无像样的电竞产业

  广州电竞产业的发展,并不都是如今这般风光、红火。此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沉寂着,除了有一些小型赛事举办外,电竞产业链几乎毫无发展。

  说起游戏产业,广东省一直保持遥遥领先。根据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年度研究报告,截至2017年底,广东省游戏产业总产值达到1670 .5亿元,占全国游戏产值325亿美元约75.6%的份额,并仍以24.2%的增速高速增长。这里有中国最大的两家综合游戏公司网易和腾讯,还有西山居等一批国内技术领先的游戏研发工作室。《英雄联盟》、《王者荣耀》、《DOTA》、《守望先锋》等市面上主流的电竞游戏,都是由广东公司开发或代理运营。

  而据艾瑞咨询的统计数据,截至20 17年,中国电竞用户已达到2 .2亿,超过全球球类运动1 .6亿的用户规模。广东省电竞用户数量占全国的13%,全国排名第一,用户分布以广州、东莞、深圳三城为首,广州拥有扎实的电竞用户基础。

  游戏产业产值大、有巨头企业、有用户市场,这样的基础条件对于电竞产业发展来说可谓是“梦幻开局”。然而广州在电竞产业上,却长期未能迎来规模化发展,市场资源与产业发展不匹配。

  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陈文渊认为,相比于北京、上海,目前广东顶尖电竞俱乐部数量仍显不足,同时缺乏大型品牌电竞赛事与活动,中小型赛事也相对稀缺,造成用户参与度不够,产业氛围不足,电竞产业主打的粉丝经济并未得到进一步挖掘。这也进而成为广东电竞文化底蕴薄弱、产业链不完善的原因之一。

  中国电竞史上并非完全没有广州的身影,事实上在W 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被称为“电子竞技奥运会”,2014年停办)时代,广州赛区作为W CG中国15个赛区之一,是华南电竞的区域中心,彼时的项目比赛报道中,也称广州“一直是中国电子竞技最强的几个城市之一”。

  广州也拥有世界冠军T h000等顶尖电竞高手。2013年,合生创展家族成员朱一航在广州创办了EDG电子竞技俱乐部,目前在《电子竞技》杂志的中国电竞俱乐部月度综合排名中长期排名前五,是国内《英雄联盟》最高级别的职业联赛LPL的老牌强队。

  然而,出色的电竞实力也无法打开电竞产业。2013年W CG停办后,广州电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归于沉寂,除了有一些小型赛事的举办外,电竞产业链几乎毫无发展。

  而与此同时,电竞产业在上海如火如荼,迅速发展到“世界电竞之都”的模样。据统计,目前国内整个电竞产业80%都集聚在上海,而且随着产业集聚效应的显现,电竞产业专业分工得到不断完善,对电竞团队、产业链人才的吸引力不断加强,优势进一步扩大。出身广州的E D G在此期间也将训练基地放到了上海,EDG官网显示,EDG俱乐部当前公司主体为“上海阳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联系地址在上海市闸北区灵石路。

  从“电子海洛因”到亚运会项目

  在电竞领域,评价一个地区发展电竞产业后知后觉并不公平。由于电子游戏的特殊性,国内长期的“电子海洛因”评价严重影响了电竞市场的正常发展,在这种背景下,勇于开拓者值得赞誉,而保持观望也属正常。

  对于一些80、90后来说,“Sky”是让他们第一次接触到“电子竞技”这个概念,并且感受到和体育竞技一般的荣誉和拼搏精神的人物。在知乎“中国电竞史上谁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最大?”这个问题下,全部280个回答中绝大部分都与“Sky”有关。“在没有电子竞技这一说法的年代,是Sky的夺冠让人们开始正视这一行业,竞技比赛而不是玩游戏终于得到了认可,中国的电子竞技有了从0到1。”

  李晓峰(Sky),1985年5月16日生于河南省汝州市,电子竞技职业选手。2001年成为H om e战队主力之一,2004年,成为w ar3选手,2005年,获得ESW C电子竞技世界杯殿军。

  作为中国电子竞技著名选手,魔兽“人皇”李晓峰(S k y)在WC 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取得的优异成绩将他推上了全球电子竞技的最高峰。同样,李晓峰(Sky)的存在也为推动中国电子竞技运动的发展注入了一支强心剂。

  “Sky”唤醒了许多玩家的电竞职业梦想,然而这距离中国电竞产业真正的爆发点还有近十年。在这期间,国内游戏厂商找到了一条创新的商业模式,道具付费休闲网游大行其道,游戏行业对电子竞技的兴趣进一步下降,当时也有讨论认为,电子游戏行业不需要竞技属性,只需保留休闲娱乐功能即可。

  2011年开始,王思聪创立IG俱乐部带领起一波富二代、明星创建电竞俱乐部的风潮,并随着直播业态的兴起让电竞开始更多地出现在大众视野中。2016年,中国电竞运动终于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当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文明确提出将电子竞技游戏游艺赛事列入十大转型升级消费行动之一;7月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体育产业“十三五”规划》提到加快发展电子竞技;9月教育部发布的《2017高等职业学校招生申报》中,将“电子竞技”作为增补专业包含在内。

  2017年4月,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宣布电竞项目将正式纳入2022年杭州第19届亚运会,为所有电竞产业的从业者吃下了定心丸。

  在各种政策扶持,以及产业积累带来的真金白银的吸引下,电竞产业发展进入快车道。

  产业复苏

  《守望先锋》电竞赛座无虚席

  “买《守望先锋》门票,急求!”5月13日,《守望先锋》次级联赛全国总决赛前一天,广工的贴吧中出现了好几个求购门票的帖子。

  “这次把全国线下赛半决赛和决赛放在广州,有探一探广州电竞市场的考虑。”据比赛承办方网易cc直播工作人员介绍,基于这种考虑,比赛门票提前在大麦网上免费发放,限量1000张。令筹办方没有想到的是,早在5月3日发放的线下赛门票,几乎一瞬间就被抢完。

  南都记者当天也前往体验了这场电竞线下赛,在广工体育馆,提前半小时观众就排起了长队,纷纷与人气美女电竞选手“177”合影留念。比赛正式开始后,场馆中开放的观众坐席达到了10 0 %的上座率。观众热情也丝毫不输热门的传统体育赛事,每当选手出现精彩操作,观众便会摇起手中的充气棒掀起一轮欢呼,而由于游戏本身的节奏较快,观众欢呼的频率给人感觉比许多传统体育比赛更高。

  “没想到广州的观众热情这么高。”网易cc直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之前网易cc主要也是在上海筹办一些电竞赛事,据他的观察,由于赛事丰富,别说次级联赛,就是一些在上海举办的顶级赛事也往往达不到如此高的上座率。“可能是因为广州太久没有举办这种级别的线下赛,观众的需求积累了很久。”他说。

  记者随机采访到一位现场观众,他也表示过去许多线下赛都是在上海举办,作为学生来说花一大笔路费去看一场电竞线下赛不大现实。而好不容易在本地就有线下赛可看,于是约好朋友早早关注抢票。“尽管都是看屏幕听解说,但是在整个大场地里看比赛,身边有许多人一起欢呼,感觉就是不一样。”他说,自己之前并未体验过电竞线下赛,这次体验让他感觉很好,以后也希望有更多线下赛事在广州举办。

  层高10米电竞馆在琶洲兴建

  据了解,今年3月暴雪娱乐联合网易cc直播宣布将把中国区《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落地在广州,并将在广州羊城创意园由网易打造一个专业化的电竞直播场馆。今年2月,网易曾宣布将会投入10亿元推动全民电竞的发展,而这是网易该计划的第一步。

  更多人开始看到这块急待开发的市场。南都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发现,2017至2018年,广州开始兴起多家电子竞技产业园区,其中既有分散的电竞网咖、手游电竞吧,也有做规模的大型电竞园、电竞孵化产业园、赛事开发等。

  2017年底,在广东省体育产业发展论坛电竞分论坛上,由瑞启德与南都光原娱乐共同投资的广州启原电子竞技有限公司签约成立,并公布了广州首座电竞产业园“M other”母体电竞园的建设计划,将在琶洲建设一座预计占地120 0平方米、层高10米的电竞馆,可以满足A级赛事要求。南都记者最新了解到,该电竞园将于今年下半年建成。

  在荔湾区,广州首个电子竞技产业园于2017年6月落户荔湾科创中心,面积6000平方米。其中包括国际电竞专业赛事馆,VRAR测试体验中心,创业团队入驻办公空间等。

  赛事展会方面,有广州老牌文创企业漫友文化旗下酷展文化主办的中国国际电竞节(CIEF),首届包含CIEF国际电竞节春季展和CIEF国际电子竞技大赛。也有新兴创业公司广州电竞体育,在广东省体育局支持下举办的A EL广东电子竞技联赛。

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

  而在电竞俱乐部方面,广州富力也于2017年6月成立了电竞俱乐部,亦有传言EDG将作为LPL城市代表队回归广州。

  在这一轮电竞产业发展的红利期,广州终于在全产业链都有所布局,可以称得上史无前例。

  未来发展

  学习“电竞之都”上海是如何崛起的

  2018年被业内人士看做中国电竞产业的又一个节点,在游戏品牌方、运营方主导的赛制改制下,大量游戏联赛开始向全国城市铺开,而这一过程将给包括广州在内的许多国内一、二线城市带来电竞产业发展的历史机遇。

  不过在此之前,有必要弄清楚在上一轮机会中,上海是因为什么实现了迅速崛起,以及它的方法能否借鉴乃至复制。

  在网络问答社区知乎上,有不少人好奇上海电竞崛起的原因。在相关问题下,包括中国电竞灵魂人物“Sky”李晓峰、老从业者“BBK inG”、EHOM E电竞俱乐部等业内人士都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令人惊讶的是,最多回答把网速作为了上海电竞产业发展的首要因素。在一般人心中,如今网速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即使自家网速因为投入不大比较慢,到了竞技场合应该也能保证同样高水平的网速。这种理解放在现在并不算错,但有趣的是在当时的条件下,正是这几十毫秒的差距让上海吸引到大量的早期职业战队。

  据了解,在国内互联网发展早期,上海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电信总机房所在地,很多互联网公司也选择把机房放到上海。因此在2008、2009年国内其他地区光纤网络延迟普遍在100m s左右时,上海的普通宽带已经可以提供16到24m s的超低延迟,而这一点就吸引到了包括“Sky”在内的大量职业选手前来组建战队。“Sky”曾在知乎上表示,当初战队选择驻扎在上海最重要的两点之一就是“上海的网络足够好,能够连接国内外任何线上比赛都能做到全国最好”。

  而到了2011年后,全国建了几个同级的总机房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但由于上海有基础设施的优势,家用光纤平均延迟在8-12m s,仍能让高端玩家更容易体现出成绩,从而成为潜在电竞选手。

  当然,硬件网速不可能是上海电竞腾飞的唯一原因。另一大原因是,上海在2012年5月开始举办W PC联赛,当时影响力很大,意味着所有主流俱乐部都会参加。然而,W PC冗长的赛程、全线下的赛制让各战队不得不在上海有固定的住所,不可能做到来回跑,因此当时就让大多数俱乐部搬迁到上海。

  此外,在传统媒体对游戏报道保持距离的时候,上海的许多专业游戏媒体向电竞敞开怀抱,让这个尤其需要关注度的行业获得了更好的早期发展支持。

  发展机遇与风险并存

  尽管广州电竞产业迎来了新一轮发展机遇,本地企业也在积极布局,不过值得关注的是,电子竞技作为一种新兴的体育竞技门类,发展时间尚短且有很多特殊之处,其中暗藏了不少风险。

  其中最大的风险在于,与传统体育项目经过漫长时间积累下来的一套稳定规则不同,电竞由于电子游戏的特殊性,更新换代的速度很快。一方面随着游戏厂商不断推出新的游戏产品,用户注意力不断迁移,企业如果不断跟随热门游戏势必会增加成本(许多电竞俱乐部都有成立新兴游戏分部随后解散的经历),只做老游戏又将会面临用户流失。另一方面,同一电竞项目本身经常的平衡性调整、版本更新、选手转会等也会给围绕这款游戏的配套产业带来许多变数。

  分工完善的产业链体系才能更好应对变化、抵御风险。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陈文渊认为,广州电竞产业氛围和成熟度相较北京、上海等地仍处于初级阶段,目前电竞比赛的赛制体系制度还不完善,缺乏行业规范,还有青少年的身心健康问题,都急需政府、行业协会、企业共同解决。

  据陈文渊介绍,目前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已经联合包括南都光原娱乐在内的多家会员企业成立了一个电竞专业委员会,希望通过标准化建议使广州电竞产业逐步走向正规化和专业化。她说:“专业委员会希望通过集聚广东资源,逐步形成成熟的产业集群,推动产业规范发展以及引导青少年全面健康发展,传递电竞运动的正能量。”

  专家问诊

  相比于北京、上海,目前广东顶尖电竞俱乐部数量仍显不足,同时缺乏大型品牌电竞赛事与活动,中小型赛事也相对稀缺,造成用户参与度不够,产业氛围不足,电竞产业主打的粉丝经济并未得到进一步挖掘。这也进而成为广东电竞文化底蕴薄弱、产业链不完善的原因之一。

  广州电竞产业氛围和成熟度相较北京、上海等地仍处于初级阶段,目前电竞比赛的赛制体系制度还不完善,缺乏行业规范,还有青少年的身心健康问题,都急需政府、行业协会、企业共同解决。

  目前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已经联合包括南都光原娱乐在内的多家会员企业成立了一个电竞专业委员会,希望通过标准化建议使广州电竞产业逐步走向正规化和专业化。专业委员会希望通过集聚广东资源,逐步形成成熟的产业集群,推动产业规范发展以及引导青少年全面健康发展,传递电竞运动的正能量。

  ———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陈文渊

  AⅡ01-03版

  采写:南都记者 徐劲聪

  摄影:南都记者 何玉帅

  文章来源:http://epaper.oeeee.com/epaper/G/html/2018-05/17/content_27167.htm